欢迎来到食品商务网, 手机版
资讯
资讯
  • 资讯
  • 产品
  • 求购
  • 供应商
委托找货
您的位置:食品商务网 > 资讯频道 > 人物访谈热点  > 贡牌西湖龙井董事长戚国伟:一生只做一件事
贡牌西湖龙井董事长戚国伟: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4-10-21

    杭州龙井路15号,白墙黛瓦木楼梯的两层楼房,漫山遍野的茶园和附近池潭湖泊将之环抱。茶芬芳,水清透,仿佛空气都是翠绿翠绿的,这里如世外桃源般恬静秀美。踏上木楼梯,咯吱声哼出遥远的回音:杭州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已经走过了悠悠岁月30年。上楼前不妨先停步,拐角处请观赏一棵有着特别意义的西湖龙井茶树——毛主席在1963时在此树上采过茶叶;还有“嘉木清芬”亭,内有曾任浙江省委书记江华同志题字的纪念碑。

    公司的董事长戚国伟,与西湖龙井这块牌子一起声名在外。“贡”牌西湖龙井的主要创立者,国家礼品茶的唯一指定承办者,唯一的新中国60年西湖龙井茶事功勋人物,唯一的西湖龙井茶(浙江省)炒茶工作室大师……走近他时,发现一个温厚淡然、地道资深的茶人,他是西湖龙井茶传人,两鬓染霜,和蔼地微笑,那微笑是对西湖龙井茶的一往情深,像西湖龙井茶一样的香醇、朴真与随和。品一口茶,他静静地聊起与西湖龙井相依相伴的悠悠岁月,那绵远深长的茶叶情怀。

    一、职业

    记者:您出生在龙井世家,戚姓在龙井村有怎样的历史?

    戚国伟:戚家是龙井村几大家族之一,我们这支戚氏家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明朝戚继光将军,为抗倭寇而从山东来往浙江,后来到了杭州。我从小长在龙井村,见到我们戚家祠堂,300多平方米很开阔;不过当时里面早已清空,并且收归集体,为促生产而用作茶叶厂地了。

    戚家和茶渊源很深,《戚氏宗谱》中有这样的记载:戚舜畴在康熙年间迁来龙井村,他的后代戚衮荣在附近山岭种茶数百株,每年春二三月间用指甲采下茶叶,制成茶称为雀舌、旗枪。他善于制茶和品茶,茶制好后妥善包装和贮藏,有客下来便取出煮水泡饮,备受赞颂好评。我们戚家世代种茶,一直以来以茶谋生,传承着西湖龙井茶手工制作技艺。

    我天生喜欢茶叶,应该是从祖先那儿传承了爱茶的基因,让戚家与茶的缘分世代相传。

    记者:既然您家世代种茶,龙井村又是茶乡,您小时候与茶有着怎样的联系?

    戚国伟:龙井村的老百姓以茶为业,茶叶是主要经济来源,除茶以外是没有多少收入的。可能山里开个荒种点田,家里养几头猪,自留地种点蔬菜,冬天卖点柴火,那些只能算是补充。所以我们管茶叶叫作“摇钱树”,一年的生计就靠它了。真可谓“靠山吃山”。

    小时候印象中,龙井茶和我们的生活是融在一起的,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漫山遍野的茶园,香气清幽,让人心旷神怡;采茶、炒茶,大家一起劳作,有说有笑热热闹闹的,场面欢快。那时候,我总会守在旁边看,心里默默感受。这样耳濡目染,从小就知道如何种茶、采茶了。12岁我就学会了炒茶。

    我读书也是在西湖茶叶中学,和茶关系密切。

    记者:您曾经在中学时期见到过周总理,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戚国伟:时间追溯到1962年4月的一天上午。周总理陪同柬埔寨首相西哈努克亲王来梅家坞视察。当时学校挑选了我和另一位女生去迎接,而且正好是我代表茶农向周总理献了花。更巧的是,当天中午,周总理一行在村里走访、座谈,走到了我们学校,而且到了我们班级!

    我个子较高,坐在班级后排,周总理看到我之后,问长问短。他问我们茶叶中学是什么样的性质,平时上课做哪些事情等。我说我们是一个农业中学,上午念书,下午学茶。周总理说:很好,既学到了知识,又学到了茶叶技术。这个茶叶中学要好好办下去,你要好好做龙井茶。

    可能太年幼,当时我内心并没有特别感慨;但事后我回想起这份与敬爱的周总理的情缘,越想越激动!我猜想,总理第二次和我照面可能是因为我刚献过花,他对我有了点印象吧。当初我们教室是沿马路的,房子很简陋,只有3个班级,而我班正好在路口。周总理拍拍我肩膀,摸摸我的头,静静地和我说话,一点儿也没有架子,我也丝毫不紧张。

    品味周总理的话,越品越有味道,觉得语重心长,是一种嘱托。

    周总理穿着青灰色的中山装,60多岁,和善、儒雅又精神,没有陌生距离感。他身边有陈毅陪同,陈毅戴着墨镜,同行有一大队人。那一瞬间,有照相定格成了永恒,非常的珍贵!我是挺向往那些照片的。20世纪80年代后期我去北京新华社,借着同社长穆青的好交情,问他有没有办法要到。他说因为经过了“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动荡,想要拿到60年代的照片难度很大。所以直到今天,那张照片仍没找到。在历史上看来,也许周总理和我交谈的照片太过普通,但是在我心底感到特别珍贵。可以说,因为周总理的一句话,我坚定做茶做了50年,内心对总理特别感激。20世纪90年代我去中南海,我特地到周总理生前居室西花厅,瞻仰了这位关心龙井茶的好总理。

    记者:能分享一下你毕业之后,在生产队里种茶做茶的情况吗?

    戚国伟:1963年,我们西湖茶叶中学就解散了——因为那两年经济很困难。我初三还没有毕业,就回到了家乡务农。当过记工员、生产队副队长、队长,生产大队副队长、民兵连长、团支部书记等。但不论做什么,始终与茶叶在一起。

    那时候每天劳动,整天与茶相伴,茶叶养活了我们一家。当时劳动是算工分的,男劳力最高10个工分,女劳力最高8个工分。工分对于现在人比较陌生,它是一个相对比例,值多少钱,要看整年生产队集体收入。比如1966年收成好,一个工分值0.18元钱。换算一下:当时0.18元钱能买一斤大米,从梅家坞坐车到湖滨是0.15元钱,去城里看一部电影,也是0.15元钱。

    那时候我才十六七岁,但毕竟学得快,有点技术,能拿到最高级别工分了。一般男劳力,9.5分,9.8分都有的。我每天赚10个工分,一直赚到1972年。

    当时茶农们没有市场意识,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种茶和生活完完全全融在一起。我们早上8点左右上山干活,中午回家吃个饭,下午接着干,直到傍晚才回来。晚上常常还要开会,比如讲评大家劳动表现,交流种茶炒茶技法,分配下一阶段任务等。

    那时候文化氛围远没有现在丰富,但也是有的,比如晚上会放电影。龙井村、翁家山、梅家坞等,哪里放电影,我们就奔哪里去。有时候大队里也请外面人来做做戏唱唱京剧,很热闹,像是过节一样。

    半个月左右,生产队要放一天假,我们的休息日来了。队里会发点钱,比如每个人3块5块的。我们就揣着钱,去城里看一场电影,有时候看到深夜12点钟,吃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面再回来。要是太晚了没有车就走回来,走着聊着笑着,一个多小时也能到家了,不觉得累。当时主要是看国产爱国电影,如《狼牙山五壮士》、《洪湖赤卫队》等,也有越剧、京戏、滑稽戏等,回想起来还是挺美好的。

    1973年,我来到西湖人民公社,任茶叶植保员,进行种茶技术推广,每天到生产大队做点技术交流工作。但对于生产队一线的生活,还是比较留恋的。

    二、事业

    记者:杭州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是怎样创办的?

    戚国伟:杭州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其实最初不是我个人办的,而是西湖乡的乡办企业。现在也是股份制公司,由西湖街道、职工和我三方合股。

    改革开放后,国家实行分茶地到户政策,一改原来统购统销的模式,这就有了销售压力。而对于一直本分做茶的茶农们来说,怎么卖茶成了一个难题。为解决茶农出路,乡里面根据上面指示,成立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我是第一任总经理,牵头组建了该公司。

    可是当时公司一没有资金,二没有人手,三没有房子。房子我解决,就用龙井村我自家的房子。人手么,西湖乡派了6位退休老书记帮助,我又招了十五六个员工。另外,公司在银行里贷款3万元,作为铺底资金。我们买了3辆三轮车,说干就干,就这么起家了。老书记们出谋划策,是智囊团;我带着员工们每天踩着三轮车,挨家挨户去收茶叶,一辆车能拉两百斤左右。晚上再加工,第二天就拉上茶叶出去卖。根据市里给的优惠政策,我们设了5个茶叶专卖点:灵隐、龙井、虎跑、六和塔、九溪。

    一年后,付出得到了收获,我们以公司形式经营茶叶摸到了一点门路。

    记者:公司发展初期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又是怎样壮大的?

    戚国伟:那时候,西湖乡还没有茶农自己的民营茶叶公司,我们是第一家。走上市场经济新路,大家都是从头摸索的。在5个茶叶专卖点有了一定的积累后,公司就将业务打进解百大楼、百货商场、食品公司。但是国营企业如杭州特产公司、杭州市供销社等早已占据市场,他们成立得早,实力雄厚;而我们毕竟是新办企业,要把产品打进去是有一定难度的。

    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首先,我们的体制活。职工去卖茶,业绩和个人利益挂钩;比起国营企业员工拿固定工资,他们积极性高多了。第二,我们有西湖龙井茶原产地优势。

    特别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有了品牌意识。1984年我们杭州西湖龙井茶叶公司成立;想到西湖龙井是清朝贡茶,龙井村一直保留着乾隆皇帝下江南(公元1751年)时钦定的18棵御茶;新中国建立后,龙井茶又一直是我国外交礼品茶。借助这些优势,公司于1985年申报“贡”牌商标,1986年4月,“贡”牌商标正式注册登记。1987年评为杭州市著名商标,1988年评为浙江省著名商标,2011年评为中国驰名商标,发展很快。

    这主要取决于龙井茶的名气比较大,我们公司在品牌建设上也下了很大功夫。我们认为,品牌和质量挂钩,要坚持做好茶。公司参与了国内外很多的茶叶评比活动,历年历届的展销会,获得了很多金奖。比如2004年到2007年,省农博会举办的“全省市民最喜爱的十大品牌农产品”评比,每年只有10个名额,全部由老百姓投票产生,我们连续4年都蝉联入选。我们每年还被评为浙江省 “重合同守信用单位”等等。口碑好了,销路就打开来了。

    另外,我们“贡”牌还承担了国家礼品茶的收购任务,从1986年到现在,一直延续着。这是一项政治任务,是至高荣誉;因为这是代表国家的国茶。我自己起早摸黑,对茶农做茶进行指导,收购时候严格把关。“贡”牌不仅仅代表我个人,更代表的是政府、相关管理部门、村里的干部、茶农等。作为国家礼品茶,“贡”牌始终保持着高品质和高身价。

    记者:“贡”牌怎样从浙江走向全国?

    戚国伟:改革开放后,“贡”牌和整个中国茶行业一起发展壮大,发展过程中,当然面临着各种困难和挑战。同行间的有序竞争、合作与交流,我们自然认同和欢迎。但是外界冒牌龙井对龙井茶冲击,使我们颇为揪心。20世纪90年代,茶叶铺天盖地都叫成了龙井,到了“无茶不龙井”的地步,导致市场混乱。消费者不懂,怕买到假的龙井茶,望而生畏;对于我们茶企而言,也左右为难。真正的龙井茶毕竟价格比较贵,冒牌的龙井茶其销售价比我们的收购价还便宜。维持价格,我们的正宗货也卖不出去;降价,则是赔本的买卖。

    20世纪90年代后期,经过我们的呼吁、茶行业的市场调查等,加之中国加入了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与国际接轨,龙井茶市场逐步走向规范:国家对于西湖龙井进行了原产地保护,制定了茶园基地保护条例,将西湖龙井划定了168平方公里的原产地保护区域;制定了龙井茶标准,规范了龙井茶的销售,局势才渐渐好转。同时,公司作为最早的西湖龙井茶叶原产地企业,得到了各级政府的扶持,得到了各茶文化研究机构的帮助,走上了健康快速发展的道路。

    现在,“贡”牌已经扎根浙江,走向全国。“贡”牌在全国有专卖店十几个,辐射100多个销售点,主要覆盖在三类城市:一是直辖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二是省会城市,广州、南京、武汉、西安等;三是旅游城市,苏州、青岛、大连等。下一步将重点开辟网上营销的渠道。

    应该说,从规模上看,“贡”牌的发展还是相对保守的。毕竟西湖龙井有原产地保护,产量有限,茶销量要无限扩大是不可能的。但是规模以外,我们的茶叶身价在提高,品牌价值在提高,无形资产在提高,这也体现了“贡”牌的发展。2013年,西湖龙井的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超过了54亿元,而我们“贡”牌的品牌评估价值也已达到1.9亿元。

    新中国成立至今,西湖龙井茶形成了国茶传统,成为了中外国际交往中的一个重要载体。比如20世纪50年代,西湖龙井以“国茶”身份献给苏联、朝鲜、越南等周边国家的领导人。20世纪70年代,尼克松访华,周恩来向他赠送西湖龙井。“贡”牌西湖龙井作为唯一的由国家收购的礼品茶后,常常为国家用来馈赠外宾。去年普金60岁生日,西湖龙井作为国礼赠送;德国总理默克尔也亲自到我们“贡”牌天津专卖店店里品尝西湖龙井。

    鉴于此,西湖龙井茶叶有限公司对于走向全国发展的定位是:“贡”牌是代表国家的礼茶,首先要满足国家对外交往的需要。第二,逢年过节,满足广大消费者赠送礼品的需要。第三,品质上,让大家喝贡牌西湖龙井茶时候,感受到一种高品质茶的精神享受。

    我们认为,企业的发展要循序渐进,稳扎稳打。品牌的积累要靠长期的努力,“贡”牌作为中国驰名商标,作为中国唯一的国家指定礼品茶,作为国茶的代表,是社会给予的肯定。做好企业的关键在于保证质量,坚持几十年如一日的好口碑。

    三、生命

    记者:您从小至今都在做茶,大半辈子都致力于做茶这一件事,如此执着的原因是什么?这样做有着怎样的意义?

    戚国伟:做茶是我的事业。我所关注的不只在于“贡”牌,而更是在于整个西湖龙井茶。龙井茶有着一千多年历史,是祖先留下来的宝贝。我这一代是承前启后,处在历史的衔接点。前面是计划经济,西湖龙井有特定的区域,发展保守,但是保护得比较好;后面到了市场经济,发展较快,但是市场出现了乱象。因为龙井茶好卖,就到处冠上“龙井茶”的美名,消费者不敢买龙井;有人买了冒牌茶,味道差了,对龙井茶评价自然好不了。龙井如此声誉受损,让我很痛心。我始终认为自己有一种使命感,一定要站出来为龙井茶正名,让龙井茶这块招牌得到保护。

    龙井茶原本是以产地而取名的。因为这些茶产在我们龙井村周围群山之中,历史久远,在龙井村又有个龙井寺、寺中有个龙井泉,所以它叫龙井茶。因为这里的气候、土质、茶树品种、加工工艺等,使香气滋味独特。西湖龙井是一种扁茶、绿茶,但是还有更为特殊的要求;但后来出现了全国各地的“龙井”,“龙井”成了扁茶、绿茶的代名词,使“龙井茶”这块牌子深受其害。

    我多年经营龙井茶,管理龙井茶,我的生命与龙井茶相依相随。作为龙井茶区的一个茶人,我一定要保护该品牌,传承该品牌,弘扬该品牌。西湖龙井不能被平庸化了。

    记者:龙井茶给你带来了什么?

    戚国伟:龙井茶对于我而言,是一种嗜好,我从小就爱龙井茶。同时,龙井茶作为“国茶”,在国家对外交往中发挥作用,这给我带来了荣耀,但更是一种责任与使命。

    如果爱喝茶,大家就容易结缘,以茶会友吧。茶也融入了我的生活。早上泡一杯清淡的茶,一天都心旷神怡;下午喝一杯茶,能充满精神;晚上喝少一点,淡雅回味。我有个习惯,不管什么茶都要喝。一方面能够更好地做茶业,另一方面,品各种茶的味道,就像人生的味道不只是一种,品出不一样的丰醇。茶让我的心境更为随和闲适,我喜欢与茶相伴的感觉。

    记者:作为现在唯一的“浙江省炒茶技能大师”,你接下来将做些什么?

    戚国伟:“炒茶技能大师”是最近才评出来的,它是一个外在的荣誉,是政府部门和社会对我的肯定;但是我做的事情是一如既往的。因为对我而言,大师也好、不是大师也好,都要提升西湖龙井炒茶技能,起好传帮带的作用。以前我不是大师,在生产队里当生产队长,尽管炒茶没名没利,但也是一招一式地教大家。炒茶辛苦,技术也较难把握,好像就是“老师傅出手,就知道有没有”——更多是凭着多年摸索出来的手感和经验。我认为,它也是有法可循的,今后就想在炒茶理论和炒法创新方面做些研究和指导。

    这么多年与茶相伴,风风雨雨走过来,这既是我赖以谋生的职业,也是我成就自己的事业,更是让我一辈子奋斗的人生意义所在。

    龙井茶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在我们这一代要保护好。希望广大茶农好好传承和经营,政府、管理者、专家能多多支持,社会能够多多关注。让这棵“摇钱树”世世代代延续下去、长盛不衰,让龙井村这块宝地景色美,茶叶香。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阅读并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提交评论
免责声明
1.本网中刊登的文章、数据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原创文章由食品商务网编辑整合,转载请注明食品商务网出处。
2.转载其它媒体的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网站刊登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对文中陈述、观 点判断保持中立,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如您对文章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持有异议,请与食品商务网资讯频道联系。联系电话:0571-85120488 邮箱:news@21foo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