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食品商务网, 手机版
资讯
资讯
  • 资讯
  • 产品
  • 求购
  • 供应商
委托找货
您的位置:食品商务网 > 资讯频道 >  下一个乳品配料新星是它?雀巢惠氏都在跟进

下一个乳品配料新星是它?雀巢惠氏都在跟进

2019-08-29 08:43:00来源:食品商务网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母乳中的人乳低聚糖(HMOs)是仅次于乳糖和脂肪的第三大固体成分, 在初生婴儿肠道菌群建立和后续肠道微生物的平衡方面有重要作用。牛乳中的低聚糖浓度明显低于人乳。初乳中人乳低聚糖的含量为22-23g/L,成熟乳为10-15g/L。牛初乳中的低聚糖含量约1g/L,而且在48小时后浓度迅速降低。

 

配方奶粉普遍添加低聚糖以弥补牛乳中低聚糖的不足。目前市面上配方奶粉普遍添加的是低聚半乳糖(GOS)、低聚果糖(FOS)等。

 

随着技术发展,近年来,人乳低聚糖中的2’-岩藻糖基乳糖(2’-FL)可以通过大肠杆菌产生。应对婴幼儿肠道健康,2’-岩藻糖基乳糖会成为下一个乳品配料新星吗?

 

1.  什么是2'-岩藻糖基乳糖?

2’-岩藻糖基乳糖的组成单体包括岩藻糖半乳糖葡萄糖

2’-岩藻糖基乳糖是人乳低聚糖的主要成分。Erney等收集了多个国家的母乳样本,发现各类人乳低聚糖组分中平均含量最高的是2’-岩藻糖基乳糖(2.38g/L)。

2’-岩藻糖基乳糖结构

(其中红色代表岩藻糖,黄色代表半乳糖,蓝色代表葡萄糖)

图片来源:Nutrition Reviews

 

2. 人乳低聚糖与肠道健康

人乳低聚糖通过刺激肠道有益菌群 (双歧菌和乳酸菌 )生长繁殖,间接抑制有害菌群生长,以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V.Bunesova等的研究表明,双歧杆菌属可以在有2’-岩藻糖基乳糖的条件下生长。

人乳低聚糖可以封闭肠道上皮细胞表面受体,预防肠道感染。通过竞争性抑制,人乳低聚糖直接与病原微生物或毒素表面结合,阻止病原微生物或毒素与肠道上皮细胞的结合。Ruiz-Palacios研究发现,岩藻糖基低聚糖可以预防弯曲杆菌感染或定植。

 

3. 相关法规现状

2015年11月13日,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2015/4299)批准2’-岩藻糖基乳糖为新食品原料。文件规定幼儿(1-3岁)补充食品中2’-岩藻糖基乳糖的每日摄入量为最高1.2克,儿童(4-18岁)补充食品中2’-岩藻糖基乳糖的每日摄入量为最高3克

图片来源:EFSA

 

2017年11月27日,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2017/2011)批准大肠杆菌BL21菌株产生的2’-岩藻糖基乳糖为新食品原料,并且规定婴儿配方奶粉的用量最高为1.2g/L(最终产品)。2019年3月12日,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2019/388)批准大肠杆菌K-12菌株产生的2’-岩藻糖基乳糖为新食品原料。

图片来源:EFSA

 

2016年8月15日,我国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对于2’-岩藻糖基乳糖的安全性征求意见。

 

4. 产品应用


一些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添加了2’-岩藻糖基乳糖(2’-FL),有的还添加了低聚果糖。HMO对应的声称包括支持肠道健康、激发免疫力等。

 

1)雀巢超级能恩适度水解蛋白奶粉3段

 

图片来源:京东

产地:德国

声称:支持宝宝肠道健康,支持免疫系统生长,有助肠道益生菌增生

2'-FL添加量:183mg/100g

 

2)惠氏启赋幼儿配方奶粉3段

 

 图片来源:京东

产地:爱尔兰

声称:添加母乳低聚糖

2'-FL添加量: 150mg/100g

低聚果糖添加量:1.8g/100g

 

3)雅培心美力幼儿配方奶粉3段

 

图片来源:京东

产地:爱尔兰

声称:激发宝宝自生免疫力

2'-FL添加量: 132mg/100g

低聚果糖添加量:1.32g/100g

 

参考文献:

1. 王艳艳等,人乳低聚糖研究进展,中国实用儿科杂志[J],2009,24(11),882-884

2. E.Castanys-Mu?oz et al. 2′-fucosyllactose: an abundant, genetically determined soluble glycan present in human milk, Nutrition Reviews, 71(12):773–789

3. . Erney RM, Malone WT, Skelding MB, et al. Variability of human milk neutral oligosaccharides in a diverse population.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2000;30:181–192.

4. 王祎等,人乳低聚糖与婴儿肠道健康,中国乳品工业,2019,41(1),31-35

5. V. Bunesova, et al. Fucosyllactose and L-fucose utilization of infant Bifidobacterium longum and Bifidobacterium kashiwanohense. BMC Microbiology, 2016, 16:248.

6. Ruiz-Palacios GM, Cervantes LE, Ramos P, et al. Campylobacter jejuni binds intestinal H(O) antigen (Fuc alpha 1, 2Gal beta 1, 4GlcNAc), and fucosyloligosaccharides of human milk inhibit its binding and infection. J Biol Chem. 2003;278:14112–14120.

7. Statement on the safety of lacto-N-neotetraose and 2'-O-fucosyllactose as novel food ingredients in food supplements for children EFSA Panel on Dietetic Products, Nutrition and Allergies (NDA). EFSA Journal,2015/4299.

 

 


相关资讯
相关热点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阅读并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提交评论
免责声明
1.本网中刊登的文章、数据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原创文章由食品商务网编辑整合,转载请注明食品商务网出处。
2.转载其它媒体的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网站刊登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对文中陈述、观 点判断保持中立,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如您对文章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持有异议,请与食品商务网资讯频道联系。联系电话:0571-85120488 邮箱:news@21food.cn。